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|旧版回顾 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侨界风采 > 正文

奔走,向着最美的夕阳--记市侨联委员、市爱心敬老协会会长张平

2015-12-28 14:11:01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“我愿将人生的句号画在慈善事业上,用余生更好地实现自身价值,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对事业的追求和理想。”市爱心敬老协会会长张平神情坚毅地说道。

  眼前的张平,头发乌黑,满面红光,神采奕奕。很难看出,他今年已经61岁了。

  “做善事的人,精神总是饱满的。”为了爱心敬老事业,他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。

  两年多来,他平均每天工作12个小时,节假日几乎从未休息过一天;协会向社会捐款170万元,其中他募集的善款和物资达120多万元,自己捐款捐物价值1.3万元;他先后组织了160多场次爱心公益活动,受到帮助的老人和弱势群体达7000多人次。

  在他的办公室里,30多面锦旗前后交错,铺满了一整面墙。

  在他的书柜里,整整齐齐地摆放着《老年工作经验文选》、《全国养老服务政策文件汇编》等为老服务书籍。

他用生命与激情,拥抱最美的夕阳。

  “我无数次地在心中苦思,如果人世间真有生命轮回,我唯一的祈求是,请再给我一次尽孝的机会吧,让我的来生再做一次父母的儿子,让我能再给二老做顿饭、梳次头、洗洗脚……以完成我做一个好儿子的夙愿吧!”

  2010年6月5日,市爱心敬老协会成立筹备会上,张平眼含热泪、声情并茂地朗诵着。

  会后,很多人红着眼圈对他说:“我们这颗心麻木了很多年,是你唤醒了我们的激情。你干吧,我们支持你!”

  可谁知道,协会成立的背后,张平付出了多少心血?

  2009年5月,张平作为我市一家房地产企业的副总经理,参加了全国养老产业高峰论坛,第一次接触到“养老事业”这个词。随后几个月,他先后对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石家庄等10多个城市的养老产业进行调研。在一些养老院,老人无助和期盼的眼神深深触动了他。

“作为儿女,永远亏欠的是对父母的感恩和孝心,我为二老付出的太少了,这是一生的遗憾。”张平在心中忏悔着。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从心中升起,他毅然放弃年薪10万元的工作,下决心创建爱心敬老协会,把广大爱心人士凝聚起来。

7个月风风雨雨,他奔波于60多家企业和上百位朋友中。

  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纷纷入会,到2010年6月6日协会成立时,办完手续的会员已达108位,其中团体会员36家。

  协会筹备过程中,张平总计花费近10万元。在协会成立大会上,张平作筹备工作报告时大声宣布:“这笔筹备费用不报账、不纳入协会前期筹备行政办公费用,作为我个人向协会的首笔捐款。”

  “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关注社会和帮助他人的时候,实际上就是在关注自己和自己生活的家园。只有这样,我们才会生活得更好。”张平动情地说。

  2011年6月12日,下午6时30分,中华路小学。

  2米多宽的小道中,张平和7名爱心人士正在用小推车运桌椅装车,脸上的汗水如断了线的珠子,衬衫被完全浸透。

  车上的100多套桌椅,是中华路小学为曲阳县晓林乡中佐小学捐赠的。为保证第二天活动如期举行,他们来回运了50多趟,一直干到深夜11时。

从曲阳县返回后,张平便发起高烧,一直输了5天液。除了每天在病床上躺着的2个小时,他一直坚持工作。

  “跟着张会长干活儿特累,他就是个‘工作狂’。”协会工作人员王红利笑着“埋怨”。

  炎炎夏日,骄阳似火,仿佛张平那颗为慈善事业跳动的赤子丹心。

  当得知养老院电扇不够用时,他立即搬来自家的电扇,自己却在难眠的酷暑之夜辗转反侧。

  “一到夏天,张会长奔波在各个敬老院之间,满身都是汗臭味儿,但是我每次见到他都很高兴,因为他的真诚深深打动了我。”春辉养老院院长张俊荣说,“老人们的事儿就是他的事儿。”

  严冬腊月,天寒地冻,却阻挡不住张平为慈善事业奔走的脚步。

  2011年12月29日,清晨,大雪不期而至。银装素裹的世界里,雪花仍在纷纷扬扬地飘落。张平立即电话通知取消当天所有活动,去养老院察看了解老人保暖工作。当时,积雪达一指深,当挨个转完养老院后,张平的裤腿已经湿透了。

  “张会长这两年来过我们养老院不下几十次,可他从不留下吃 我们一顿饭。这样的会长我们信得过。”超达养老院院长王惠仙深有感触。

张平心中总是装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完全忘记了自己。

每次搞完活动,不论多晚多累,他都将当天的情况及时发布到协会网站上,有时,还要接着策划第二天的活动,常常忙到凌晨两三点。

  “这么干傻不傻呀?”张平问别人,又像问自己。

  然而,就是在这个“傻”会长的带领下,越来越多的人得到了生活的救助,越来越多的人获得了心灵的慰藉。有人曾作散文诗一首,成为最好的印证:

  “有一个协会我们最熟悉,有一群人我们最想念:孤寡老人身边有他们儿女般的真情,失学儿童面前有他们赞助的学费和父母般的惦念,伤残人的药费是他们募捐,五保户的新房是他们投资并亲自指挥建造。他们走到哪里,哪里就是阳光明媚的春天。”

  “竹板打,呱哒哒,张平会长人人夸。一夸他为人心眼好,二夸他敬业贡献大,三夸他爱老如亲人善待老人像一家。”82岁高龄的李力神采飞扬,在台上轻快地打着手中的竹板。

  6月22日,天气格外晴朗。在春辉养老院的露天平台上,“迎七一、庆端午”活动正在举行。200多人热热闹闹围坐着,其中大部分是七八十岁的老人。

  为丰富老人们的文化生活,张平筹备成立了夕阳红爱心歌舞艺术团。在这次活动中,艺术团为老人们带来了10多个精彩的节目。

  “他给老人们带来了活力,让我们越活越年轻。”

  “他告诉大伙儿怎么活得更有乐趣,这儿啊,就是‘老人们的乐园’!”

  88岁高龄的王玉田老人已是白发苍苍,虽行动不便,但每次张平来组织活动,她都坐着轮椅去参加,从未迟到过。

  “他的诚挚一般人达不到。”李力老人认真地说。

  “张平一见了我们老人就拥抱,我们的儿女都不这么抱我们。”贾淑贞激动地抢着说,“每次搞活动,只要他讲话,大家就掌声不止。他每次都说‘爸爸妈妈,我来看你们了,祝爸爸妈妈们健康长寿’。张会长像亲生儿女一样关心我们,看到他很多老人都高兴得落泪。” “一想到张平惦记着来看我们,我们就感到特别温暖。”老人们都说,“他要是有几天不来,我们这心里就总是盼啊。”

  几年来,当元旦、春节、中秋节等重大节假日来临时,张平总会放弃阖家团聚,在养老院和贫困家庭里陪老人一起度过,给他们送去节日的问候。

  2010年秋,张平经过大量调研走访,建立了“百岁老寿星亲情关爱个人档案”,平时为老人义诊,每当这些百岁老人过生日时,都会收到像磨盘一样大的蛋糕,老人们都说:“蛋糕吃不了,就是看着也高兴啊。”

  “我把天下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,我不想让他们脸上的笑容再次失去。”张平动情地说,“每当老人们抱着我拉着我手,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时,我也感到很快乐,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朋友总是劝张平:“张会长,您可要多保重呀,因为现在您的身体已经不只属于自己,还属于协会、老人和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啊。”

  对于那么多人而言,张平是如此的重要,曾经卧床10年的王丫头有着深切感受。

  “张哥,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了,怎么这几天也不来看我?”王丫头见张平进屋,一边借胳膊的力量坐起来,一边 “埋怨”着,脸上却笑得格外灿烂。

  “哈哈,丫头啊,哥哥工作忙呀,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去帮,哪里有时间天天看你啊。”张平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。

  王丫头是北市区东金庄乡人,40岁左右患上风湿,导致下身瘫痪,长达十年卧病在床,没有亲人照顾,靠吃百家饭活下来。

  “我之前几次想过自杀,是张哥和很多好心人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”王丫头眼圈泛红,张平忙起身为他擦去眼泪。

  经过张平多方协调,王丫头现已住进春辉养老院。院长张俊荣表示,今后无偿为王丫头提供食宿,保障他的正常生活起居。  

  用王丫头的话说,现在的生活就是一个“练”字。俯卧撑、仰卧起坐、举哑铃、站立训练等是每天的必修课,同时接受按摩师的辅助治疗。

  “张哥还说带我去北京玩呢!”从未去过北京的王丫头一脸憧憬,笑得像个孩子,“张哥人好心好,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字——好!” 

  “请放心,协会绝不是贵族俱乐部,更不是吃喝玩乐的协会。”张平向爱心人士耐心地介绍协会的宗旨、管理方法。每家可能入会的企业,他都要跑上三四次,甚至五六次。

  一位企业老板很爽快:“搞慈善,这可是大好事啊。”立马签下入会申请,并承诺为协会捐赠2万元。

  张平感动不已,向这个比自己小10多岁的人深鞠一躬。“我代表那些将要受到帮助的人感谢你!” 

  然而,事后他才得知不仅捐款未到位,还被中伤以协会的名义敛财。

“尽管有时会遭到误解甚至诽谤,但决不会动摇我从事慈善事业的决心。” 


 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最后一页
相关文章